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普通百姓为何工资难涨 与分配制度不无关系

2018-12-07 07:10:03
普通百姓为何工资难涨 与分配制度不无关系 近日来,有关工资增幅和GDP增幅的讨论多了起来,例如中国社会科学院王红领研究员的一篇《工资增速为何远落后于GDP增速》,文中提到,工资增幅远低于GDP增幅是由于我国企业缺少创新,国家竞争策略需要低工资策略、当前的法律、法规的执行力度难以为劳动者提供有力的支持,等等。

笔者认为,尽管王红领研究员的论点部份解释了上述原因,但是总认为有隔靴搔痒、没有点透问题之感。

研发投入过低、企业技术含量低没错,但是只要企业利润丰富,一样可以提高工资;同样,现行法律、法规执行难度大,但只要地方政府认真落实,恐怕也没有想象的那末难,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近,中央党校的周天勇教授发表在《中国经济时报》上的《中国经济延续高增长为什么带来的却是高失业?》1文也许给出了答案,尽管该文说的是失业问题,但笔者认为一样也可以解释工资不涨的的缘由。

周教授认为,造成目前经济堕入了“高增长、高失业”的怪圈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当前高度垄断的银行体制,使货币主要流向不创造就业乃至减少就业的国企,不能使货币流向创造就业多的个体、微型和中小企业,宏观税费负担率太高,特别是个体、微型和中小企业的税费负担很重,损害了创业活动和就业机会的扩大和经营,进一步影响了就业。

周教授还举例说,从1999年-2003年,全国有770万家个体户破产。

不难看出,当前的融资过量集中于大企业、大项目,而这些恰恰都是难以吸纳就业的部门,过去有活力的中小企业和个体户的税负日趋严重,也极大削弱了就业的机会。

如果将这些原因应用于工资的增幅,也可以推断,高失业造成了劳动力市场的供过于求,出现经济学上的“劳动力无限供给”的状态,工资增长自然困难。

笔者还认为,恐怕现在工资增幅慢,与目前的分配制度不无关系。

据相干媒体报道,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范剑平日前认为,经济增长的收益过多的分配给了政府和企业,尤其是垄断企业。

从居民、企业、政府三者的分配比例来看,1978年为55%、11.1%、33.9%,1998年为68.6%、13.9%、17.5%,变动趋势是居民的份额不断提高,企业的份额有多上升。

但从尔后的1999年到2003年间,居民的份额明显下降、企业的份额进一步提升,国家的份额大幅度上升,到2003年发展为61.8%、15.1%、23.1%,政府终究可支配收入的规模迅速扩大,相应居民可支配收入明显减弱。

结合这两个分析,我们就可以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
&>5SFVzS$B>vٟBI[H'iSf'bF#48zI"/!{0 eͻt^ܾkEdtT.ִ{@H`5.K͹t4G$Qy=#h q-$"_+F?*vn܉Tq-'r>!GIL?qrM 2_: BWIZ)ds*F\Ljrrqfdx)3W N֢K^Ž4O㨣vmt?t=7ٴeoU]?ANhuL,c.b!H`"vT>%Rn^$ʬ{៺^B[ZpWc1Н-2JhKѹhG hctkގL"Mu툱c -s-R6---N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