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青岛金王业绩催肥术大起底操控三盟友玩转上

2018-12-07 09:09:44

青岛金王业绩催肥术大起底: 操控三盟友玩转上下游

青岛金王“空手盗”

青岛金王“低买高卖”赚取贸易差价,但卖方和买主却是“一家人”,而且,这样的配对多达3组。

7年前,青岛金王以“亚洲蜡烛商”之名登陆A股,一时备受瞩目。近几年,青岛金王新辟油品贸易业务,经营占比持续飙升,今年上半年甚至超过传统的制造主业。

根据青岛金王自述,所谓“油品贸易业务”,系利用规模化采购优势对石蜡等油品“低买高卖”获利。

然而,上证报在蚌埠、青岛、上海、临邑、大连等地深入调查后,却发现一个惊人事实——青岛金王的核心上游供应商及下游客户存在隐秘关联,或在同一地点办公、或隶属同一控制人,更有同一家公司分别以中文名和英文名出现在供应商和客户名单中。

青岛金王年报显示,随着油品贸易业务铺开,青岛金王原本被外资占据的大客户名单,逐步闪现国内企业身影,但均籍籍无名。

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些公司之间关系隐秘,且掩藏着离奇的贸易链。

梳理青岛金王2011年、2012年的供应商和客户名单,可以归纳出3组关联对象——“蚌埠系”、“国融系”及“临邑系”,其所涉公司无一例外既是“卖家”又充当“买家”,交易动机耐人寻味。

先看“蚌埠系”。2011年、2012年期间,青岛金王向蚌埠市利胜化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利胜化工”)的采购额为1.72亿元、3.63亿元;同期对蚌埠市宏河石化有限公司(下称“宏河石化”)的销售额为2.36亿元、3.51亿元,占当年营收比重均超过20%。

在安徽蚌埠暗访时,利胜化工销售经理递给的名片上,同时印着“蚌埠市利胜化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蚌埠市宏河石化有限公司”两个名头;上关于两公司的对外销售广告中,所留联系人、等信息均完全一致。

今年上半年,青岛金王大客户名单中又现新人——上海丽汇诚石化有限公司(下称“丽汇诚石化”),与公司发生交易9620万元。经宏河石化内部人士证实,丽汇诚石化亦是宏河石化的关联方,而且获得的权威资料显示,丽汇诚石化法人代表正是宏河石化第二大股东。

再看“国融系”。2011年度,青岛金王向青岛保税区百瑞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青岛百瑞来”)进行了7015.68万元的货物采购,同期对“QINGDAO BAIRUILAI TRADING CO.,LTD”的销售额为5055万元。谁能想到,这一串英文名,竟系从青岛百瑞来直译而来,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经进一步了解,青岛百瑞来系青岛国融集团旗下公司。2012年,除青岛百瑞来外,青岛金王还向青岛国融集团采购4758.02万元;对第五大客户青岛普罗特斯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普罗特斯”)实现8158.69万元销售。而掌握的证据显示,普罗特斯亦是“国融系”旗下公司。

除“蚌埠系”、“国融系”外,青岛金王核心供应商及客户中,另有两家分布于不同省份的公司,关系同样密切。

2012年,青岛金王向临邑县恒润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恒润化工”)采购2.31亿元,当年,青岛金王前五大客户中首次出现大连亨润丰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亨润丰”)的身影,销售额为1.88亿元,今年上半年销售额达到1.495亿元,跃至大客户。

经实地调查,大连亨润丰的控股股东为甄丰东,但他却在千里之外的山东临邑县的恒润化工办公,是恒润化工员工口中的“甄总”。

以上种种异象,拷问着匪夷所思的商业逻辑,而其交集点、获益者——青岛金王对这些上下游如何定价?如何交易?为何不如实披露公司的业务、收入、利润的真实性,陡然蒙上浓重阴影,亟待监管部门彻查。

这是励精图治的商业奇迹?还是精心策划的贸易骗局?

操控三“盟友”玩转上下游

青岛金王业绩催肥术大起底

一家上市公司,当它的上游大供应商宣称可提供“走账做大收入”服务时,双方间的交易究竟有几分真实性?

当该公司从事贸易业务,它的大客户与大供应商同属一个集团控制时,三方之间的交易又有几分真实性?

当该公司所披露的核心客户、供应商名单中,出现多组“客户、供应商为关联方”时,它所谓的贸易营收又有多少真实性?

这家上市公司即是青岛金王。近年来,凭借全新开展的油品贸易业务,公司营收规模迅猛增长,且始终保持着稳定的毛利率,今年上半年,油品贸易更是一举超越传统的蜡烛制造主业。

这是如何做到的?

依照公司表述,其主要利用规模化采购的优势对石蜡等油品实施“低买高卖”赚取利润。但上证报在蚌埠、青岛、上海、临邑、大连等地深入调查后,却发现一个惊人事实——青岛金王的核心上游供应商、及下游客户存在隐秘关联,或在同一地点办公、或隶属同一控制人,更有一家公司分别以中文名和英文名出现在供应商和客户名单中。

⊙ 徐锐 王春晖 陈志强

油品贸易“吹大”营收

2006年12月登陆A股市场的青岛金王,在上市前的数年里,其主营为新材料蜡烛制品和相关工艺制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单一的业务结构为上市后的油品贸易埋下了伏笔。

2007年,公司开始了包括石蜡、燃料油及沥青等在内的油品贸易业务,其中石蜡是公司生产蜡烛制品的主要原材料。

此后数年,青岛金王油品贸易业务规模迅速膨胀,并终成为公司另一大营收支柱。2007年至2012年,公司油品贸易收入分别为约9769万、1.55亿、2亿、2.44亿、5.1亿和6.83亿元,而今年上半年,该业务收入甚至超过了传统制造主业。与之相对应,油品贸易占公司营收比重亦从2007年的不足18%增至今年半年报的64%。

随着油品贸易业务的大面积铺开,公司的大客户名单也悄然生变。

剖析青岛金王的客户构成,其对比非常鲜明,即公司外销的新材料蜡烛产品对应的都是宜家等国外知名大客户;反观内销的油品贸易业务,其客户大多是不出名的小公司:蚌埠市宏河石化有限公司、QINGDAO BAIRUILAI TRADING CO.,LTD、上海丽汇诚石化有限公司……恰是这些客户的出现,为外界窥探公司油品贸易真相打开了一扇窗。

经调查发现,油品贸易收入连年增长的华丽表象背后,是青岛金王与上下游核心大厂商的“对倒交易”。

两头通吃玩转上下游

“宏河石化和利胜化工都是我们的,你到那家采购产品都可以,是一样的,”利胜化工销售经理张力(化名)对直言,他的名片上也同时印着两家公司的抬头

青岛金王历年财报显示,在公司油品贸易的爆发性增长的 2011年(同比大增111%)和2012年,安徽蚌埠两家企业“横空出世”,以畸高的交易额成为青岛金王大供应商和大客户。

2011年与2012年,青岛金王向蚌埠市利胜化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利胜化工”)的采购额分别为1.72亿元与3.63亿元; 同期对蚌埠市宏河石化有限公司(下称“宏河石化”)的销售额分别为2.36亿元与3.51亿元,占当年营收比重均超过20%。而公司此前单一采购、单一销售的交易金额均远低于这一水平。

利胜化工、宏河石化有何来头?

上证报从蚌埠市工商局了解到,利胜化工、宏河石化分别成立于2002年9月和2003年12月,主营雷同,均涉及石蜡、石化产品销售业务。其中,宏河石化股东为王萍(持股66.67%)、陆锦丽(持股21.61%)、刘映奇(持股5.86%)、刘忠和(持股5.86%)4名自然人,利胜化工则由另两位自然人孙为民(持股74.75%)、李明智(持股25.25%)所掌控。从股东构成无法辨析两家公司之关系。但在蚌埠实地调查发现,两公司关系非同寻常。

“宏河石化和利胜化工都是我们的,你到那家采购产品都可以,是一样的,”利胜化工销售经理张力(化名)对直言,他的名片上,也同时印着“蚌埠市利胜化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蚌埠市宏河石化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抬头。

张力表示,两家公司业务目前都是以销售代理为主,主要产品即是石蜡。他还表示,公司在山东地区的大客户即包括青岛金王,后者近年来对石蜡产品都有很大的采购量。

宏河石化与利胜化工的络求购信息也佐证了张力的说法。两公司在上发布的对外销售广告中,其联系人均为刘映奇,且、信息完全一致。

此外,利胜化工在江浙地区的销售人员也向确认,利胜化工和宏河石化实质上就是一家公司。

然而,当就掌握的上述信息致电青岛金王证券部,指出宏河化工与利胜化工是关联公司时,对方连说三个“不是”,予以否认。但随后几日,络上有关“蚌埠市宏河石化有限公司与蚌埠市利胜化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属同一集团下的关联企业”的信息字眼已被大规模删除。

离奇的贸易链

暗访期间,曾试探性地询问利胜化工的销售经理张力,“是否可以通过走账帮忙做大收入。”对方连称可以,“我们一般只会跟合作过的熟悉客户配合,只要把税点扣出来,这都是没问题的”

既然利胜化工与宏河石化关系是孪生兄弟,那么青岛金王向利胜化工大额采购石蜡后,宏河石化为何又要买回来呢?

事实上,青岛金王业务模式极为清晰,即“新材料蜡烛及工艺品”传统业务主要面向境外客户,而油品贸易则是针对国内市场。以2011年为例,公司境内营业收入为5.27亿元,其中5.15亿元为油品贸易收入,“新材料蜡烛及工艺品”内销收入仅为1210万元。可见,青岛金王当年对宏河石化实现的2.36亿元销售额应来自于油品贸易。

一位内贸人士向表示,在不涉及来料加工、OEM生产的前提下,企业“上下游客户同为一家”的情形颇为罕见,若仅是同一种产品的单纯卖出、买入行为,双方极有可能通过如此交易模式虚增营收。

为此,以投资者身份向青岛金王求证,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公司油品贸易主要以石蜡为主,且不涉及加工环节,主要通过在石蜡等原材料采购方面强大的议价能力,低价买入后将其销售给其他议价能力较差的客户赚取中间价差。

在以“石蜡占大头”的前提下,宏河石化2011年、2012年的采购额占公司当年油品贸易收入比重极高,分别为46%和51%,据此断定双方间交易中应包含着大量石蜡产品。而在利胜化工、宏河石化“一套人马、两个牌子”的背景下,青岛金王与两家公司的实质贸易流程为:公司向利胜化工采购石蜡产品,随后再卖回宏河石化,但疑问随之而来。

首先,利胜化工(宏河石化)人士在暗访时表示,公司是中石油、中石化几大炼油厂石蜡产品的一级经销商,采购成本低廉,那么其在向青岛金王销售石蜡产品的同时,为何又“心甘情愿”地从后者手中再高价买回相关产品?

其次,利胜化工(宏河石化)方面自称是石蜡一级经销商、采购成本低,但权威数据却显示,两公司2011年业绩均为亏损。反观处于贸易链中端的青岛金王,其以石蜡为主的油品贸易业务却能通过高价位销售连年实现盈利,幕后究竟有何隐情?

进一步来看,在上下游同为一家的前提下,青岛金王与其交易的公允性又如何体现?

上述贸易人士表示,如果上游采购商和下游销售客户同为一家,相关产品交易甚至不出库便可完成,对应的采购、销售金额亦可随意制定。

在暗访期间,曾试探性地询问利胜化工的销售经理张力,“是否可以通过走账帮忙做大收入。”对方连称“可以”,“我们一般只会跟合作过的熟悉客户配合,只要把税点扣出来,这都是没问题的。”张力对此毫不隐晦。

那青岛金王油品贸易额近两年激增背后,是否也存在“走账做大营收”的操作呢?

“新马甲”丽汇诚石化“分仓”

丽汇诚石化控股股东、法定代表人陆锦丽,正是宏河石化第二大股东。丽汇诚石化的首期注册资金亦是从蚌埠市工商银行汇出

今年上半年,青岛金王油品贸易继续高歌猛进,收入高达3.955亿元,已显着超过传统蜡烛主业。公司前三大销售客户也全部被国内企业所占据。除了宏河石化,大客户名单中还出现了一个新面孔——上海丽汇诚石化有限公司,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今年1至6月与青岛金王的交易额为9620万元,是第三大客户。

而调查后发现,丽汇诚石化仍是宏河石化的关联企业。通过分仓操作,青岛金王对“蚌埠系”的销售额表面上得以降低。

丽汇诚石化2012年7月才成立,初始注册资本仅100万元,今年7月增至1000万元。

该公司的控股股东、法定代表人为陆锦丽,此人正是宏河石化的第二大股东,而陆锦丽对丽汇诚石化首次缴纳的70万元注册资金亦是从蚌埠市工商银行汇出。

据调查,该公司2012年6月租用了上海中油石油交易中心位于上海东方路969号中国石油大厦10层的003号席位。但近日前往上述住所却未发现该公司身影。

辗转联系到了中油石油交易中心相关人士。据其介绍,“东方路969号10层003号”只是丽汇诚石化的注册地址,“他们原来也不在那里办公。”

上周再次暗访宏河化工时谈及丽汇诚石化,对方坦承丽汇诚石化与他们同属一系。

旧友“国融系”频繁现身

为避人耳目,青岛金王居然将同一家公司在供应商中以中文名称列示,在客户名单中,又以英文名称列示,属于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除利胜化工、宏河石化、丽汇诚石化“三胞胎”外,青岛金王另外一批上游供应商与下游客户同样存在隐秘的关联关系,其幕后控制人则指向了张德亮掌控的国融集团。值得玩味的是,青岛金王与张德亮颇有渊源,双方似乎交情不浅。

2011年度,青岛金王向青岛保税区百瑞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青岛百瑞来”)进行了7015.68万元的货物采购,同期对“QINGDAO BAIRUILAI TRADING CO.,LTD”的销售额为5055.91万元。

经核查,青岛百瑞来与“QINGDAO BAIRUILAI TRADING CO.,LTD”实为同一家公司。交易模式与利胜化工、宏河石化类似,青岛金王当年向青岛百瑞来采购产品的同时,又向其进行了产品销售。反观青岛金王刻意将青岛百瑞来的中、英文名字分别列入供应商、客户名单,颇有“欲盖弥彰”之嫌。

青岛百瑞来成立于2003年4月,原股东为郑惠玲等自然人。自2008年后,青岛国融集团通过股权收购及增资,目前控股前者96%股权。

时至2012年,青岛金王与国融集团的交易往来更加密切。根据青岛金王年报列示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当年除继续向青岛百瑞来采购7666万元货品外,其向国融集团的采购额亦高达4758万。同时,青岛金王当年还对第五大客户青岛普罗特斯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普罗特斯”)实现了8158万元的销售。

而调查发现,普罗特斯同样是国融集团的“贸易马甲”:2011年5月,国融集团下属公司利津森化出资800万元获得普罗特斯80%控股权。普罗特斯的经营范围与青岛百瑞来高度重合,国融集团“另立炉灶”向青岛金王分头采购,用意何在?

与“蚌埠系”旗下的丽汇诚石化类似,普罗特斯同样行踪难觅。

近日实地走访了普罗特斯所在地:青岛保税区汉城路6号2号厂房333室。但依地址并未能找到该公司。“这里主要做仓库用,一部分做加工制造的、还有一些做橡胶仓库来用的,就没听过有这么一家贸易公司。”一名仓库看守人员告诉。

国融集团自称是一家集能源化工、金融服务、国际贸易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具备成品油(燃料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企业,同时拥有重交沥青生产基地。从其从事主业以及公司与青岛金王的交易金额来看,双方进行的亦是油品贸易业务。

而作为国融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张德亮,市场投资者对其并不陌生。2007年4月,青岛金王曾出资3600万元收购张德亮持有的利津森化40%股权,进而与张德亮并列利津森化大股东。双方当时曾有业绩对赌约定。孰料三年过去,利津森化利润并不达标,张德亮应补偿金额高达5752万元。然而,青岛金王非但未要求张德亮进行补偿,反而将40%股权作价3900万元卖回给张德亮,业绩对赌遂成废纸。

撇开青岛金王与张德亮之间的过往“交情”不说,在国融集团、青岛百瑞来、普罗特斯等“国融系公司”占据青岛金王上下游两端的情形下,青岛金王与国融系交易往来的公允性、真实性又如何体现?

跨省串联露马脚

注册地在大连的亨润丰法人代表甄丰东,同时又是注册地在山东临邑的恒润化工高管,甄丰东的办公室就在恒润化工,两家企业的密切关系显而易见

除“蚌埠系”、“国融系”外,青岛金王核心供应商、客户群体中另有两家公司关系也极为密切。

在青岛金王油品贸易收入猛增的2011年与2012年里,青岛金王向临邑县恒润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恒润化工”)相继采购货物1.02亿元和2.31亿元,该公司遂成为第二大供应商,仅次于利胜化工。

同样在2012年,青岛金王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再度闯进了一个“陌生面孔”——大连亨润丰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亨润丰”),当年对其销售额为1.88亿元,今年上半年销售额进一步达到1.495亿元,跃至上市公司大客户。

大连市工商局提供的资料显示,亨润丰注册资本200万元,自然人甄丰东、张书红分别持有公司80%、20%股权,其中甄丰东系法人代表。反观恒润化工则是由赵富德掌控。两家公司经营范围都包含燃料油、沥青、建材等业务。

经上证报调查,2011年8月才成立的亨润丰与千里之外的恒润化工竟是“同室宗亲”。

在亨润丰注册住所大连长兴岛临港工业区何屯村,并未寻见亨润丰公司,当地人员表示,亨润丰确在此注册成立,但经营和办公都在山东。“他们老板就是山东人,当时注册的时候专门从山东赶过来的。”

调查发现,亨润丰的经营办公地点在山东临邑县临邑镇赵家村,该地址恰是恒润化工的大本营。

当几经辗转找到了恒润化工的时候,却发现该厂区没有任何标识。“我们这就是恒润,现在村里这块主要做原油,炼化那一块主要在别的厂区。” 恒润化工一工作人员对表示。

然而,当试探性问及“是否知道甄丰东时”,该位工作人员立即回应,“甄总就在这里办公,办公室就在隔壁。” 她同时强调,“不过这几个厂子都是赵总(赵富德)的。”

两家公司实际相隔如此之近,却要跨省借道青岛金王中转贸易,背后逻辑耐人寻思。

油品贸易乱象丛生

盘点青岛金王近年财报不难发现,公司2011年、2012年及今年上半年油品贸易业务规模虽急剧膨胀,但与其进行贸易往来的供应商、大客户十分有限,支撑其业务的主要即是“蚌埠系”三家公司、“临邑系”两家公司及“国融系”四家公司,且三大“盟友”均担任了“卖家”与“买家”的双重角色。在此背景下,公司难撇虚增收入之嫌疑。

“油品贸易这行,主要看你掌握的资源,只要你能联系到上下游的客户资源,就可以成立公司做,你可以看到有些油品贸易公司仅有四五个员工。”上海一家大型石油行业协会高管贾云(化名)对表示。

贾云坦言,由于油品贸易行业门槛低,企业质量、从事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此前有些企业在贸易过程中时常出现违法违规交易,其中,虚增销售额做大营收、增加交易流水大多是为了获取尽可能多的银行授信。

据悉,在2011年下半年,上海浦东新区国家税务局在组织部分税务所对多家油品经销企业开展税收专项检查工作中便发现了相关企业诸如隐匿合同、虚增销售额等问题。

这从青岛金王的离奇贸易链就可见一斑。若青岛金王与“蚌埠系”、“国融系”、“临邑系”进行的是正常的购销贸易,其为何要不断更换马甲公司?对青岛金王而言,鉴于其与上述客户的交易额巨大,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理应对青岛百瑞来、普罗特斯、丽汇诚石化等马甲的真实背景“心知肚明”。

以上种种异象,拷问着匪夷所思的商业逻辑,而其交集点、获益者——青岛金王对这些上下游如何定价?如何交易?为何不如实披露?公司的业务、收入、利润真实性由此蒙上浓重阴影,亟待监管部门彻查。

青岛金王2012年度前五大供应商

序号 供应商名称 采购额(万元) 占采购额比例 结论

1 蚌埠市利胜化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36274.23 32.41% 蚌埠系

2 临邑县恒润化工有限公司 23126.37 20.66% 临邑系

3 青岛保税区百瑞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7666.62 6.85% 国融系

4 青岛国融集团有限公司 4758.02 4.25% 国融系

5大连恒泰基贸易有限公司 4153.16 3.71% 不明

合计 75978.39 67.88%

青岛金王2012年度前五大客户

序号 客户名称 销售额(万元) 占销售额比例 结论

1 蚌埠市宏河石化有限公司 35068.71 24.61% 蚌埠系

2 RECKITT BENCKISER HEALTHCARE UK24114.78 16.92%

3 IKEA 17576.15 12.33%

4 大连亨润丰石油化工有限公司18838.96 13.22% 临邑系

5 青岛普罗特斯贸易有限公司 8158.69 5.73% 国融系

合计 103757.3 72.81%

备注:2012年10家上下游客户中,蚌埠系、临邑系、国融系多达7家(表中铺底纹公司)

(来源:上海证券报)

天津无抵押贷款
北京贷款公司
东莞小产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
&>5SFVzS$B>vٟBI[H'iSf'bF#48zI"/!{0 eͻt^ܾkEdtT.ִ{@H`5.K͹t4G$Qy=#h q-$"_+F?*vn܉Tq-'r>!GIL?qrM 2_: BWIZ)ds*F\Ljrrqfdx)3W N֢K^Ž4O㨣vmt?t=7ٴeoU]?ANhuL,c.b!H`"vT>%Rn^$ʬ{៺^B[ZpWc1Н-2JhKѹhG hctkގL"Mu툱c -s-R6---Nw[---->